• 欢迎来到东方油气网
  • 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月度CPI重返“1时代” 货币政策逆周期操作空间加大
发布时间: 2019-01-11 08:46:53   作者:郑旭初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2019110日,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812CPI(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1.9%,低于预期;全年上涨2.1%,为四年来首次突破2%

 

  此外,PPI大幅回落。但市场已有预期,国债期货在数据公布后冲高回落。10年期主力合约收盘下跌0.26%5年期跌0.15%

 

  多位分析人士表示,2018年最后一个月度通胀明显回落主要受到油价下调的影响。“无论是汽油还是柴油价格都有10%左右的下降,拉低了非食品价格的涨幅,导致CPI同比增幅下降。”交通银行(5.850, -0.03, -0.51%)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构成居民消费价格的八大类中仅交通和通信价格下降0.7%。从其他七大类来看,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教育文化和娱乐、医疗保健、其他用品和服务价格分别同比上涨2.4%1.5%2.2%1.4%2.3%2.5%1.6%

 

  目前,各方对于2019年的CPI走势判断不一,油价成为影响预期的关键因素。招商证券(13.870, -0.20, -1.42%)宏观分析师林澍认为,现在所谓的通缩预期是油价这一外部冲击带来的,需要关注的是其价格走势是否可能出现拐点,相应的市场预期可能也将生变。

 

  “总体来看,我国价格水平基本保持在合理区间,货币政策具有较大的操作空间。”民生银行(5.740, -0.02, -0.35%)首席研究员温彬称。

 

  油价带动CPI下行

 

  201812CPI同比上涨1.9%,涨幅回落0.3个百分点。其中,食品价格上涨2.5%,涨幅与上月相同;非食品价格上涨1.7%,涨幅回落0.4个百分点,是拖累CPI的重要因素。

 

  食品方面,201812月猪肉价格环比小幅上涨;牛肉、羊肉和鸡肉价格涨幅继续加大;随着天气转冷,鲜菜和鲜果价格上涨明显;鸡蛋市场需求持续低迷,蛋价延续下行趋势。

 

  “综合来看,蔬菜价格的影响仍然属于季节性范畴,但是猪肉价格在2019年的回涨是比较确定的,叠加基数效应,对CPI的正向拉动会比较明显。”中信证券(16.800, 0.79, 4.93%)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称。

 

  2018年下半年以来,猪肉价格对CPI的拖累总体减弱。12月猪肉价格下降1.5%,影响CPI下降约0.04个百分点。可比数据显示,当年6月猪肉价格下降12.8%,影响CPI下降约0.32个百分点。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朱增勇称,201812月全国猪肉和生猪平均价格均小幅回升,但区域分化仍较为明显。未来受禁调政策调整影响,猪肉区域性供给差异明显的现状有望改善,猪肉价格明显分化的走势有望改善。春节前猪肉供给仍较充裕,猪肉价格节前上涨空间不大。

 

  非食品方面,交通和通信价格回落颇值得关注。在构成CPI的八大分项中,交通和通信同比下降0.7%,环比下降1.9%,是唯一一个环比涨幅与同比涨幅均呈现下降态势的分项。

 

  “交通和通信价格下降主要受成品油与柴油油价下降、汽车销售疲软的影响。相反,食品烟酒类同比上涨2.4%,对CPI增幅是正贡献。”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12月汽油和柴油价格由上月分别上涨12.8%14.2%转为下降0.5%0.3%。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同比上涨1.8%,涨幅与上月相同。

 

  刘学智称,由于最终消费端是原油的下游产品,所以国际油价下降反映到CPI有一个滞后效应,其实在201810月份左右国际原油价格就开始大幅下降,但是最终在12月反映出来。

 

  “油价下跌一方面是全球需求有所回落,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放缓也反映了这点;另一方面供给没有明显减少,特别是美国的页岩油和天然气产量在增长,供应充足。”刘学智表示。

 

  交通银行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认为,中国经济高通胀屡屡被证伪,主要原因是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的一些结构性变化,使得“高通胀”并不具备形成条件。一是在GDP增速回落的情况下,国内不具备支撑高通胀的需求基础。二是国内流动性环境也不支持物价的大幅上行。“通胀已经不是中国经济运行中的主要矛盾,主要矛盾仍是需求放缓的问题。”

 

  货币政策释放宽松空间

 

  2018年全年CPI同比上涨2.1%,其中非食品CPI同比上涨2.2%,较去年回落0.1个百分点;食品CPI由去年的-1.4%转正至1.8%,对全年CPI上涨形成支撑。

 

  温彬认为,2019年在食品价格改善的条件下,随着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进一步增强,预计CPI中枢有望保持在2%以上。不过,近期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预计,2019CPI平均涨幅可能在1.8%左右,全年CPI翘尾因素平均在1%左右,新涨价因素较弱。

 

  具体而言,国际原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已经下行,输入性通胀压力较小;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较弱,对物价的拉动作用不强;货币政策将坚持不搞大水漫灌,不存在流动性泛滥进而抬升物价的可能性。

 

  2019年油价和猪肉价格可能会给CPI增长带来不确定性,其中油价带来的不确定性更加显著。目前原油价格已经下降到较低水平,进一步大幅下降空间有限,同时也不存在大幅拉升的因素,但是原油价格受到多方面因素干扰。” 刘学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油价60-70美元/桶可能是合意水平,但是具体走势存在不确定性。”林澍称。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之前布油从80美元/桶最低降至50美元/桶,这两天回升至60美元/桶左右。根据测算模型,如果油价维持在60美元/桶乃至更低,年内将面临明显的通缩压力,降息存在可能。但如果油价进一步反弹,PPI下行幅度会小于市场预期,这种情况下,期待货币政策更大幅度宽松概率较小。

 

  由于CPI处于较低水平且下行概率较大,因此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制约。沈建光认为,通胀下行态势与当前经济基本面疲软的态势也相呼应,显示未来政策重点应在“六稳”方面,通胀对货币政策不构成制约。相反,稳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仍然是主要方向。2019年年初,央行便开启全面降准,预计下调准备金率仍有空间。同时准备金下调,也会缓解银行资金压力,引导资金利率下行,起到降息的效果。

 

  刘学智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强化逆周期调节,2019年货币政策可能是略微偏松,这会对物价下行风险起到一定缓解,但也不足以明显提升物价。会议继续提出打好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意味着不会大水漫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