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东方油气网
  • 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中国LNG到岸价回升的逻辑与趋势
发布时间: 2020-10-27 08:32:29   作者:陈曦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最近中国LNG到岸价格走高,以及包括美国HenryHub的天然气期货和IPE交易的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也有走高趋势,引发市场关注。

最近中国到岸天然气价格何以上涨?哪些因素在影响着液化天然气价格,天然气价格的寒冬是否已过?我们希望通过数据来揭示天然气价格波动的逻辑及可能趋势。

欧亚天然气市场联动性正在加强

2018年以来,中国液化天然气(LNG)到岸价走势与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交易的英国天然气连续合约价格走势联动性不断加强。5月28日,在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交易的英国天然气期货6月合约价格收于历史低价8.74便士/色姆,约1.08美元/MMBTU(史无前例的低于美国NYMEX天然气连续合约价格),而中国液化天然气(LNG)到岸价收于1.93美元/MMBTU,同样创下数据公布以来的低点,中国LNG到岸价与在英国“国家平衡点”(NBP)交割的天然气合约价格联动性不断加强。

欧亚天然气市场联动性不断加强的逻辑在于,欧亚地区是最主要的天然气进口地区,同时面对着同一个天然气供应市场——以俄罗斯、土库曼斯坦和澳大利亚、卡塔尔为代表。在往东西方市场供应方面,这些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不考虑固定的运费和液化费用,面临着LNG送到价一致性问题。

另外,天然气现货贸易的比重也在不断上升,这为天然气全球市场的价格联动创造了条件。2019年,天然气现货和短期合同占总合同比重首次超过30%,2016年以来天然气现货交易比重持续上涨。

不像OPEC+能够调节全球原油供应,天然气并不存在协调供应的国际组织,这为调整全球天然气供应来稳定价格增加了难度。现货天然气价格变成了依赖于需求与成本的市场博弈,不断增加的供应导致天然气价格从2010年来不断下行。

需求成为了天然气价格阶段性、周期性回调的重要力量,而需求的波动主要来自发电供暖以及经济的阶段回升,但需求端当前同样面临挑战。

中日韩是全球最重要的天然气进口地区,2019年LNG进口量占全球LNG进口总量50%。日本是亚太地区最早采购天然气的国家。1967年日本东京燃气与东京电力与美国的马拉松石油公司(MarathonOil)与当时的菲利普斯石油公司(PhillipsPetroleum)签订了一份为期15年的LNG购销合同,主要用来替代燃料油发电,以减少污染。

虽然2019年日本依然是全球最大的LNG进口地区,贡献了全球约22%的进口份额。但受制于日本核电的启动以及能源结构企稳,日本进口增速在2011年来趋势放缓,2019年只进口了1055亿方LNG(约7757万吨),同比下降6.7%。

而中国正在成为替代力量,对冲日韩进口天然气需求的下行,背后逻辑在于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对环境的诉求。

中国需求成为最重要变量

中国天然气需求正在成为影响东北亚乃至全球天然气价格的重要力量。与日本依赖LNG进口不同,中国进口天然气渠道主要包括LNG和管道天然气——LNG进口占比约63%。同时中国能源结构并未稳定,经济增长以及对环境保护的重视,正在逐渐改变中国一次能源消耗结构。按照国家能源局规划,2030年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要达到15%,而2019年这一比重才约8%,未来10年中国天然气需求还有很大增长空间。

中国管道气进口主要来自土库曼斯坦以及未来的俄罗斯,LNG进口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卡塔尔等国。2019年中国天然气消费304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7.4%,其中进口1343亿立方米(约9600万吨)——63%进口来自沿海LNG,37%进口自中亚和中缅管道气。

中亚天然气管道是土库曼斯坦尼亚佐夫总统与胡锦涛主席2006年4月签署,2009年12月投入运行,是中国管道气进口的主力管道,2019年中国通过中亚管道分别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进口天然气2406万吨、370万吨、513万吨。

中亚管道稳定运行对中国天然气市场供应起到至关重要作用,是影响冬季天然气价格重要因素。土库曼斯坦是永久中立国,土乌哈三国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重镇,跟中国有着稳定友好关系,一般不考虑政治因素导致中亚断气风险,但不排除由于经济因素土库曼斯坦愿意将天然气高价卖给欧洲,以及乌哈两国天然气需求增加下载气量增大风险,这从经济层面加大中亚管道供气风险。

2017年11月,中亚主力气源土库曼斯坦国家天然气康采恩以输气设备损坏无资金修理等为理由,持续欠计划运行,进入12月后土库曼斯坦国家天然气康采恩供气进一步走低,中亚气最低供气量8330万立方米/日(欠计划4200万立方米/日),11、12月中亚管道供气合计欠计划12亿立方米。

此后张高丽副总理向土库曼斯坦副总理致信,在外交部、商务部、能源局及中国石油共同努力下,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康采恩供气才回升,但乌哈两国供气仍不稳定,出现乌兹别克斯坦停供、哈萨克斯坦净下载现象。

中缅管道是另一条保障中国能源安全的天然气输送管道——从缅甸西海岸皎漂港一路到中国广西,2019年,中国从缅甸进口天然气342万吨。

中俄东线管道是为缓解中亚管道压力,满足中国天然气供应需求的另一条重要天然气输送管道。2014年5月,中国石油集团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签署《中俄东线供气购销合同》,合同约定总供气量超过1万亿立方米、年供气量380亿立方米,期限30年。

2019年10月16日,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北线工程全线贯通,12月初正式投产接收俄气,预计2020年将引进50亿立方米天然气(约340万吨),以后将逐年增加输量,最终达到380亿立方米/年(约2600万吨/年,届时俄罗斯供气能力将超过土库曼斯坦),将有效缓解中亚管道的供应风险。

从沿海登陆的LNG是中国天然气消费需求的重要补充,也是影响全球天然气市场价格的重要变量。2006年5月,深圳大鹏湾停靠了第一船LNG,标志着中国LNG进口市场逐渐打开。

当前中国已经成为仅次于日本的全球第二大LNG进口市场,占据了17%的全球LNG进口市场份额,并且有可能通过JKM或者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发布的现货交易价格,成为影响东北亚LNG现货价格以及IPE天然气期货甚至全球天然气价格重要因素。

2019年中国进口LNG6025万吨,同比增速12%,受工业经济需求影响,进口增速回落。进口来源中前5名为澳大利亚(进口2780万吨)、卡塔尔(832万吨)、马来西亚(689万吨)、印度尼西亚(453万吨)和巴布亚新几内亚(242万吨),进口量占据中国LNG进口总量的83%。

随着卡塔尔退出欧佩克专注天然气出口,以及美国加入天然气出口阵营,以及中国LNG接收站接卸能力持续增加——2019年底,中国已建成LNG接收站22座,总接收能力近7615万吨/年,未来接收站接卸能力有望达到1.2亿吨左右,未来LNG供应将会比较充分,LNG现货进口增长还将持续。

经济复苏推动中国LNG到岸价格回升

天然气贸易约70%是长协,所以对庞大的天然气期货市场来讲,为数不多的现货交易所形成的价格对期货价格影响都将很大。

中国LNG到岸价格(背后是Platts东北亚到岸现货价格估价)走势与在IPE交易所交易,在英国“国家平衡点”(NBP)交割的天然气期货合约价格走势越来越趋于一致,两者之间形成强烈的联动影响。

反应国内经济与市场需求的中国LNG到岸价格,将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成为影响全球天然气价格关键变量。

8月28日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中国国际LNG贸易平台交易的天然气现货将是一个历史性突破,中国LNG到岸价可以成为IPE交易的天然气期货合约,包括未来在中国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的天然气期货合约价格的“锚”。

分析了解中国市场天然气需求变化,对于理解全球天然气现货(主要是LNG)价格而言,将变得非常重要。

中国天然气需求构成主要包括城市燃气(36%)、工业燃料(34%)、发电(22%)及化工(8%)。其中,城市燃气消费量与天气及城镇化相关,工业燃料、发电及化工消费量主要与经济增速与政策变化相关。

国内天然气60%用于工业、发电及化工。工业一般用作燃料——包括车用燃料、加工行业燃料或锅炉燃料等,主要与建材、陶瓷玻璃烧制、钢材锻造、炼钢热处理等相关,2020年3月份以来社会用电、工业及化工价格快速反弹,促进了天然气消费增速与价格上涨。

中国工业经济的复苏,带动了工业燃料与天然气发电需求,带动中国进口天然气数量的同比上涨。

天然气价格的季节性波动及展望

从供需出发理解天然气价格趋势并非易事,但与原油市场不同是,天然气市场供应相对稳定,较少受地缘政治冲突影响;也没有像OPEC这样的国际组织来限制天然气供应,这样持续的产量增加导致天然气价格趋势性下行;同时,阶段性的供应中断,以及经济复苏叠加极端的气温将影响天然气价格的季节性波动。

在发达国家,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比较稳定,主要用于发电与燃料,边际需求增加主要来自气温变化以及供应端的临时风险。

俄罗斯通过正在运行的乌克兰管线、蓝溪管线、北溪管线、土耳其溪管线以及新增加的北溪-2管线来维护对欧洲市场形成绝对控制,较高的库存以及碳排放限制提升、宣布“气候紧急状态”、《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等政策出台,加上新能源利用的进一步增加,欧洲市场天然气需求能否持续增长将存在不确定性。

美国虽然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消费国,但得益于美国页岩气革命,美国基本实现天然气自给自足,而且存在强大的出口诉求。

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将冲击传统澳大利亚、卡塔尔、俄罗斯所瓜分的需求市场,从而对全球天然气价格形成冲击。

亚洲方面,日本天然气进口需求将更多是持平或下降,日本边际增量有限,主要可能取代日本核能——据悉日本2019年重启的9座核反应堆,其中4座将在2020年下线,以开展应对反恐安全措施的维护。而韩国、中国台湾、印度将可能在疫情后,增加天然气需求的趋势未变。

在经济放缓背景下,中国继续放松煤改政策,减轻对工业部门压力,用清洁煤代替天然气发电与供热,因此中国天然气消费增速较过去几年放缓,中国对天然气(包括LNG)的进口需求已经不再“疯狂增长”,今年天然气需求增长还需要看经济复苏情况、冬季气温以及政策影响。

来源:能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