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东方油气网
  • 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煤改气到底改的是什么?
发布时间: 2018-06-12 08:52:38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实上,“煤改气”并不是一个新政策,在2015年的时候,全国多地就陆续开始实施了“气改”计划,但效果并不理想。客观而言,此次政府主导下的“煤改气”引起了诸多的争议。

“煤改气”改什么?

实际上,对2017年冬季气象预报进行分析,京津冀地区的雾霾天气的确有所减少,这自然与“煤改气”是分不开的。但京津冀地区特殊的地理位置与气候条件,本身也不利于雾霾的扩散。即便是河北省超标完成了“煤改气”计划,但农村地区的散煤取暖还是普遍存在的。因此,对于“煤改气”而言,需要改的就是散煤取暖问题。在2017年11月,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了《2017年中国散煤治理调查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指出,在河北、山西、天津、山东等农村及城郊区域,散煤取暖还是普遍存在。因此,报告建议,要对散煤取暖严加控制。事实上,全国每年散煤的消费量达到了近8亿吨,其中京津冀地区占到了很大一部分,如果这部分散煤完全能够用天然气来取代,那么京津冀地区的PM2.5的浓度将会下降8微克/立方米。

但散煤治理是极为困难的。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张强教授表示,所谓散煤指的是除了电力及工业的集中用煤之外的煤炭,包括各类小锅炉、小作坊、居民生活与取暖、部分服务业使用的煤炭。我国每天的集中利用率并不是特别高,只有60%左右。在散煤利用中,民用散煤、工业小锅炉、工业小窑炉各占三分之一,采暖中的散煤占到了民用散煤的大多数,每年耗费2.2亿吨,基本上是在农村地区、城乡接合部。散煤主要是灰分、硫分含量高的劣质煤,在燃烧过程中往往没有脱硝、脱硫、除尘处理,采取直接燃烧、直接排放,点多面广,因此污染严重而且难以监管。环保部在2016年的时候,对京津冀农村地区销售的散煤进行质量抽验时发现,散煤的质量较差,污染物严重超标,其中北京地区的超标率达到了20%,天津地区的超标率超过了26%,而河北邢台、衡水等地的超标率超过了38%。研究表明,燃烧1吨的散煤,其排放的大气污染物是电煤的10倍以上。这也是京津冀地区一到冬季就污染超标的重要原因,在部分时段或特殊的天气情况下,散煤燃烧所排放的污染物甚至超过了机动车尾气、工业废气的排放量。

在散煤替代的过程中,还需要在不增加农民负担的基础上提升农村建筑物、炉具的能效,这样可以大大节约替代能源使用率的30%。就2017—2018年采暖季中“煤改气”行动看,京津冀地区“2+26”城市中完成的改造行动,可以替代燃煤1000万吨左右,在这个过程中也淘汰了工业小锅炉5万台,基本上实现了京津冀地区周边1万平方千米的禁煤区域。从成本上考量,“煤改电”取暖的成本约为散煤燃烧的4~5倍,“煤改气”取暖的成本比“煤改电”稍微低一些,但也是散煤成本的2~3倍。因为无论是“煤改气”还是“煤改电”,在改造的过程中并不仅仅是取暖设施及燃烧设备的改造与淘汰,还包括电网建设、燃气管道铺设等成本在内。在这个过程中,要降低成本,必须提高农村建筑物、炉具的能效,进而降低单位面积内替代能源的使用量,进而从整体上降低成本。农业部农业生态环境与资源保护中心的李敬明研究员认为,在“煤改气”行动中,需要考虑到农村地区的实际情况,不能简单采取一刀切的手段。2017—2018年采暖季,部分地区急于求成,以激进的手段实施“煤改气”,不但增加了政府负担,同时也增加了农民负担,导致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农民的对抗心理严重。在河北部分农村,有很多农民宁愿不要政府补贴,也要坚持烧煤取暖。对于农民而言,采暖成本的增加是个不小的负担。由此,在气、电价格相对较高的情况下,既要保证减少污染还能够不导致能源的浪费,唯一的办法就是提升能效。张强教授表示,如果在华北、东北、西北产煤区的农村,按照当地的煤炭类型与质量,使用专门的节能炉具;在东北、华北、西北的山区使用低排放的生物质炉具,这样完全可以不实施“煤改气”“煤改电”。

“煤改气”该如何改?

对于散煤取暖模式的改造,各地也应该按照各地的资源、气候等条件来因地推进,不宜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只有做好因地制宜,才能保障清洁能源的持久运行,也才能确保环境效益的持久发挥。中国环境科学院柴发河研究员表示,在散煤治理过程中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要严格控制散煤的使用率,大力推进替代清洁能源,逐步淘汰落后的采暖炉具,在城乡接合部这些地区可以采取集中供暖,避免居民使用散煤取暖。第二,逐步提升清洁能源的使用比例。第三,待条件成熟之后,再完全实行无煤化。整体而言,无煤化不能操之过急,必须循序渐进稳步推行。

当然,在部分地区还可以充分发挥各地的资源、技术优势,并不一定要完全推行“煤改气”,一样可以实施无煤化。河北雄县具有充分的地热资源,号称“中国温泉之都”,全县大约60%的面积地下蕴含着丰富的地热资源。因此,雄县在冬季采暖的时候,通过地热资源来取代散煤已有7年的历史,并取得了较好的经济社会效益,每年相当于减少了100万吨的标准煤,已经成为河北县级行政区少有的无煤区。

正如环保部在2017年12月4日向京津冀周边“2+26”个城市下发的文件——《关于请做好散煤综合治理确保群众温暖过冬工作的函》(以下简称《散煤综合治理函》)所言,各地政府应当立足本地的资源禀赋、经济发展水平及居民取暖习惯,因地制宜地推进散煤治理模式,气、电、柴等均可以使用。在散煤替代及治理过程中,各地的思路应该更加开阔一些,地热、生物质能、工业余热等均可以作为替代方式,天然气并非唯一替代方式。柴发河认为,当前我国农村地区的能源基础设施还比较薄弱,有些暂不具备清洁能源替代的地方,可以采取优质煤取暖或是使用节能环保替代炉具来实施过渡,这同样能够减少污染物的排放。2017—2018年采暖季,从京津周边边“2+26”个城市看,散煤治理之所以效果不佳,“煤改气”只是表面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资金的束缚。地方政府通过“煤改气”从中央领取了补贴,但相应的配套资金没有到位,社会上的融资更是无法落实,由此导致了“煤改气”过程中出现了偏差。李敬明认为,散煤替代是一个持续性的工程,在短期之内是难以实现完全落实的。只有从政策、能源供应量等方面对此有充足的保障,环境效益才能持续。

怎么办,不“改”了?当然要改,但是一定要认识到在中国独特资源禀赋的情况下,完全的“去煤化”并不现实。能源转型同社会转型一样,均要从实际出发,不能一刀切,更不能冒进。正如,《散煤综合治理函》中所指出,“进入供暖季,凡属(“煤改气”“煤改电”)没有完工的地方,继续沿用过去的热煤取暖方式或其他方式,确保群众温暖过冬为第一原则。”

(文章来源:国际燃气网)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