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东方油气网
  • 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中美天然气贸易应遵循什么逻辑
发布时间: 2018-07-03 09:04:3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中国需要进口很多很多的美国液化天然气(LNG)。如果他们没有其他理由追求产品多元化,那么他们从我们这里进口更多是非常合乎逻辑的。它也会起到减少赤字的作用。”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计划对价值数百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开始颇为殷勤地为中国支招。

LNG贸易契合中美两国的需求

相对于美国限制出口的高科技产品以及已经为中国严格限制进口的洋垃圾,液化天然气贸易是当前为数不多的十分契合中美两国需求的项目。尽管目前液化天然气在中美贸易中的份额很低,但是两国液化天然气贸易增长速度却相当惊人。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统计,美国出口至中国的液化天然气已从2016年的4.9亿立方米迅速攀升至2017年的29.3亿立方米,而在此之前,美国仅于2011年向中国出口了2.1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由此,美国对华液化天然气出口额从2016年微不足道的7165万美元迅速增长至2017年的4.5亿美元。不仅如此,2018年2月9日,中国石油与美国切尼尔能源公司正式签署LNG购销合同,标志着中美首单LNG长期贸合同正式落地。

中美天然气贸易增长迅猛主要源于两国在这一领域有着很强的供需依赖性。一方面,得益于页岩气革命的爆发,美国天然气产量大幅攀升,已从2006年的5240亿立方米迅速增长至2016年的7492亿立方米。这使美国天然气产量超过俄罗斯与中国天然气产量的总和,占全球总产量的21.1%。EIA预测,美国天然气出口量将从2017年的41亿立方米大幅攀升至2018年的228亿立方米,到2019年有望增至456亿立方米。另一方面,近年来中国天然气需求激增,国内天然气消费量已从2010年的1075亿立方米增长至2017年的2373亿立方米,并有望增至2020年的3600亿立方米。由于国内天然气产量增长有限,导致中国天然气供求缺口日益加大,“十二五”期间中国累计进口天然气超过2500亿立方米,是“十一五”天然气进口量的7.2倍。在“十三五”发展规划中,国家能源局预计到2020年国内的天然气供需缺口将达到1500多亿立方米。

不断攀升的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促使中国日益重视海外天然气供应的多元化,而美国天然气产业的强劲发展意味着其有望成为中国极具潜力的天然气供应国。事实上,北美与远东地区天然气价格巨大的差距为中美两国天然气贸易创造了有利条件。自2008年以来,美国国内的天然气价格便显著低于欧洲和东亚地区,2015年美国亨利港的天然气价格甚至一度达到1.75美元/百万应热单位,相当于日本液化天然气价格的四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算上横跨太平洋的远距离运输费用,美国出口商将液化天然气出口至中国市场仍具有竞争力。鉴于美国天然气产量的快速增长和灵活且富有竞争力的天然气定价机制,国际能源署(IEA)认为美国有望于2022年成为仅次于澳大利亚的世界第二大LNG出口国。

美国LNG贸易逻辑存疑

尽管如此,未来中美天然气贸易能否迅猛发展仍然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美国究竟会遵循什么样的贸易逻辑。若从目标和手段角度分析,我们可将各国在国际能源市场采取的策略归为两类。第一类国家可归为采取“能源杠杆”策略,即将本国的能源优势视为可用于实现更加广泛的经济或地缘政治目标的工具,其主要政策措施包括:禁止本国油气资源出口,或仅对盟国和中立国出口;限制能源开发技术的交流与合作;禁止从高度依赖能源收入的国家进口油气资源。与之相对,第二类国家则可称之为采取“能源稳定”策略。这类国家倾向于采取旨在增加全球能源供给的措施,它们的政策目标旨在建立一个稳定、开放、多元、高效的国际能源市场,其实现的途径主要有几个基本组成部分:鼓励世界各地的能源生产,推动能源开发技术的跨国交流与合,;保护并促进国际能源自由贸易。

迄今为止,作为全球主要的能源进口国,美国更倾向于采取能源稳定策略,这无疑有助于维护美国的海外能源供应安全。然而,伴随着美国能源独立进程的加快,特朗普政府越来越倾向于采取能源杠杆策略。在其出台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特朗普政府明确提出美国将追求“能源主导地位”。换言之,美国已将确保自身作为全球能源系统的生产者、消费者和创新者的中心地位作为其能源政策目标。该报告强调“美国必须发挥领导力对抗危害美国经济发展和能源安全的国际能源议程”。这意味着自诩非常擅长交易的特朗普总统很有可能利用美国在能源领域新近取得的优势地位追求其在其他领域想要实现的政策目标。有鉴于此,在中美贸易争端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中国有理由担心特朗普政府可能通过能源杠杆的策略将美方的意志强加给中方。例如,美国可能会通过实施能源投资以及油气产品出口禁令等方式对中国施加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两国极具潜力的天然气贸易恐难持续。事实上,只有当中美共同维护国际能源市场机制,才能有效推动两国天然气贸易的快速发展。惟其如此,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提出的建议才会见效。

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

美国前总统柯立芝曾说过,美国的头等大事就是做生意。如果经商起家的特朗普总统认同这一观点,那么中美之间的天然气贸易前景乐观,中国自然可以舍近求远更多地进口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尤其是美国气源的增加有助于增强中国相对于俄罗斯、澳大利亚及土库曼斯坦等国关于天然气价格的谈判地位。如果特朗普政府采取“能源杠杆”策略,即将美国的能源优势地位视为可用于实现更加广泛的对华经济或地缘政治目标的工具,那么中美能源贸易前景黯淡。

美国过度追求本国利益至上的行事风格只会迫使中俄两国更加紧密地站在一起,使得两国本已牢固的“中俄能源轴心”关系变得更加不可撼动,这不管是对美国政府还是对美国的油气生产商而言都不是一个好消息。诚如丘吉尔所言,能源安全在于多元化,也只有依靠多元化。对中国而言,维护本国的能源安全是其行动的指导方针。从目前来看,增加自美国进口的天然气份额有助于增强中国的能源安全。然而,仅指望美国来维护中国的能源安全是靠不住的,更不要说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了。展望中美两国的天然气贸易,或许可以引用一句西方谚语总结,抱乐观的态度,做最坏的打算,同时接受一切现实。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